热门搜索:

这是乐进建议的而夏侯渊也同意了这事儿都无所谓了

时间:2019-05-01 12:50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  此,还真是都‘挺’有信心的。这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己方这儿,己方有什么不成功的。显然天时对于兖州军来说,夏侯渊和乐进认为,就是天意会让己方成功,该己方成功。要不然为什么己方抓住了侯六,然后有副路线图,如今更是找到了这儿。至于说地利,地利就是己方找到了如今能通往函谷关以西的路,这就是被他们认为是地利,而凉州军可不知道,不设防,
 
    所以这难道还不是己方的地利吗?至于说最后的人和,那自然就是凉州军已经守在函谷关那么久了,说实话,他们是特别厌倦,因为说不定哪一日就要被己方所攻破,他们成天整日都提心吊胆的。可己方却不一样儿,是,己方也是攻了很久,那么多时日,但是己方如今却是找到了一条路,哪怕偏僻的地方都没有真正的路,可己方士卒知道了之后,肯定是士气大
 
    涨,所以最后攻破雄关,那还不是指日可待了吗?所以在夏侯渊和乐进他们来看,这己方都占据了天时地利和人和,这样儿的话要是再破不了函谷关,那可真是,不太对了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夏侯渊他们从原路返回了,毕竟如今该做的都做到了,也算是做好了,所以此时不会去,还等什么时候。并且谁都知道,这所谓是夜长梦多啊,要是在人家这儿待久了,那就难免暴‘露’的几率就增加了,所以这绝对不是夏侯渊和乐进他们想要的。因此,宜速战速决,就是早点儿回去为好。而显然兖州军的探马也是这么个想法,他们自然是希望早回去,
 
    也好早立功受赏不是,所以自然没有二话,直接就跟着自己两位将军回去了。这回去的路,当然还是那个,不过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所以这次确实是比上一次要熟悉了,并且很多地方,都有了经验,也比上一次好点儿了。确实,就是好了一点儿而已,毕竟大环境就是那样儿,你想让杂草丛生没有路的地方变成坦途,那纯扯,所以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,如
 
    今这样儿的情况,夏侯渊和乐进就算是满意了。不过这次却是夏侯渊在后,而乐进在前,这是乐进建议的,而夏侯渊也同意了,这事儿都无所谓了,只要能做好,比什么都强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去的时候,是夏侯渊在前探路,而乐进在后断后。不过如今返回的时候却是调过来了,变成了乐进在前探路,而夏侯渊在后断后,不过两人还是,乐进带着十名探马,夏侯渊带着二十名,这个倒是没变。其实人多人少,并不能改变什么,所以自然是没有人去计较这个了。
 
    这次确实是比上一次能容易一点儿,所以用得时辰也比之前要少上那么一点儿,确实,还是一点儿而已。但哪怕就是这么一点儿,对于夏侯渊和乐进来说,他们就算是‘挺’满意了。
 
    在几日后,终于回到了己方的势力范围,夏侯渊和乐进两人可都算是松了口气,如今就等着见到自己主公后,汇报两人的成果。当然了,他们都不是什么贪功的人,肯定都少不了那三十探马的好处的,说起来他们也是出了大力了,说是出生入死,其实也并不为过,不过就是己方运气而已,要不然的话……<!--36550+dsuaahhh+35407539-->
 
 
第八一二章 兖州军破函谷关(七)
 
    真是,夏侯渊也好,是乐进也罢,可都清楚,这要不是己方运气,老天都站在己方这边儿的话,如果被凉州军给发现了,己方的探马下场,可想而知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ЩЩ. 。如果说能全灭了凉州军探马,并且毁尸灭迹的话,也许还能成,可哪怕是放走一个,这后果,己方的奇袭之策就行不通了!
 
    终于是回到了己方大营这儿,函谷关以东,虽说还有段距离不错,但是对夏侯渊也好,是乐进也罢,他们都是回营心切。不是为了立功什么的,要说兖州军那三十探马,他们倒是有这个想法,可显然,无论是夏侯渊还是乐进,他们可都不是把这个放在第一位的,只能排后。
 
    他们如今所想,其实就一个,那便是让己方早日破了函谷关,这就是他们的最终想法。而且对于两人来说,什么立功,不说不重要,可确实,肯定是不如他们想破这个函谷关的意愿来得更大。如果说他们最想破函谷关这个想法排在第一,居首位的话,那么立功什么的,确实是排在后面,这个确实是一点儿没错,可以说己方为了破函谷关,都努力了这么久,这如
 
   
 
    今可终于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,所以两人心情确实是不错,就这样儿,他们一行人,是直接就奔向了己方大营。这去的时候确实是不那么好找,可这回去,那自然就是简单多了。轻车熟路,所以对他们来说,自然不是大事儿。就是兖州军那些探马,是干什么的,所以人家专业的,自然没有问题。就更别说是夏侯渊和乐进了,自然是很顺利就回到了大营。得知
 
    消息的曹‘操’,虽然没有亲自出迎,不过也派出了代表。就是夏侯惇还有荀攸程昱。说实话,不是曹‘操’不能出大营,实在是他也有些担心,这万一要是动静太大,让函谷关的人知道了什么。看出什么端倪来,那可就不妙了。虽说曹‘操’不怕他们,可他可觉对怕这消息走漏啊,这可是己方轻松顺利破关的机会,一定不能让凉州军给知道了。所以曹‘操’没亲自出去,就让夏
 
    侯惇还有荀攸、程昱他们去了。他认为三人代表了自己,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。他也知道,显然夏侯渊和乐进是成功归来了,因此,他这心情也特别不错。毕竟是胜利在望,心里
 
   
 
    自然是比较爽了。而此时夏侯惇和荀攸还有程昱三人,已经把夏侯渊和乐进两人迎了进来。就只有他们两个,至于说那三十探马,除非曹‘操’要召见他们,要不然的话,这个时候,兖州军众将和谋士都在曹‘操’中军大帐中呢,可是没有他们的地方。<a href="http://www.mianhuatang.cc" target="_blank">棉花糖小说网WWW.下,两人是有点儿受宠若惊,虽说自己主公没有出营迎接,不过他们两人心里自然是清楚,到底因为什么。别说是出营了,就是在大营内,自己主公也有所顾虑,没出去。毕竟真是,要动静大了,难免不会让凉州军发现什么,但是在大帐内,
 
   
 
    这就没有什么顾及顾虑了,毕竟就算动静再大,凉州军的人也只会认为己方可能是想出来什么计策对付他们了。而要是在大营外,或者还没进大帐的时候,那样儿的话,可能会让他们认为有其他的事儿。所以为了保险起见,曹‘操’自然是没出大帐,这夏侯渊还有乐进,不是不清楚,所以都理解。而且可以说这个时候,自己主公对两人这么客气,也是让他们有点儿
 
    受宠若惊,不过自己主公没敢坐下,自己两人哪儿敢啊,所以夏侯渊是忙说道:“多谢主公,主公先请!”乐进也是如此话语,可不是吗,这一大帐的人,谁都没坐下,自己两人能坐下?真要是那样儿的话,就算自己主公没什么想法,可却也不代表别人就没有其他想法了。
 
    可能有人就想了,这是两人居功自傲啊,可还没破函谷关呢,这时候就这样儿了,这要是再等破了函谷关的时候,那得成什么样儿啊,因此,这是夏侯渊和乐进都不会去做就是了。
 
    曹‘操’一听,笑了,不过他也清楚,自己不先坐下,这两位是绝对不会坐下的,所以回到自
 
   
 
    己位置坐了下来后,便对所有人说道:“好了,妙才、文谦这回请坐吧,各位请!”“诺!谢主公!”众人是齐声应诺,然后找自己位置坐了下来。众人都坐下后,曹‘操’这才继续说道:“妙才、文谦,看二位如此,是有不少收获了?”虽然曹‘操’是问两人,可那个意思,还是比较肯定的。毕竟曹‘操’是什么人,而且以他对两人的了解来说,自然一看两人的表情,就明白
 
    了,所以他心里清楚。果然,就听夏侯渊说道:“主公。幸不辱命!文谦与属下带着三十探马,终于是找到了通往函谷关以西的那条路!”听到夏侯渊肯定的答复后,不光是曹‘操’,除了乐进外。所有大帐内的众人,此时都是一副满意的表情,喜笑颜开的,果然是心情不错。
 
    这也难怪,说起来他们不知道已经在函谷关这儿耽误多久了。人家孙策江东军在临湘,都已经破城多久了?所以,他们如今要说不着急,那都是假的。反正不管是曹‘操’还是众人,可都是如此想法。曹‘操’满意地点了点头,心说果然是没有让我失望,好,好,好啊,哈哈哈!
 
   
 
    然后曹‘操’又问道。“不知具体,到底如何啊?”这个时候夏侯渊一听,便看了眼乐进,然后说道:“属下和乐将军……还有其他,主公不如听乐将军一说!”曹‘操’闻言点头,夏侯渊把他所看到的都说了一下,这其中的东西倒也不少。而最后他让乐进说一下,自然是给他一个机会,当然了,乐进肯定也会说出来夏侯渊没说的。曹‘操’此时看向乐进。“文谦,你来说说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夏侯将军和属下带着……”乐进前面自然和夏侯渊所说没什么区别,不过就是后面。大不一样儿了。毕竟两人是分工明确,一人负责前面,另一个负责后面,就算之后调换过来,但是其实影响并不是很大。所以乐进所说,自然不是夏侯渊那些。而是其他方面的,让曹‘操’和众人听后也是不住点头,经过两人说完后,他们算是对那地方有了不少了解。
 
    不过显然曹‘操’觉得还不够,所以最后乐进看到,他便再次说道:“主公不如叫上几名探马,让他们讲讲?”曹‘操’一听,心说这个好,毕竟同去的可还有三十人,所以自己也应该问问他们中的代表。因此,点头道:“文谦所言不错,传他们上来!”当然了,只能是上来一个或者
 
   
 
    两个,最多不会超过三个的探马当代表,这个谁都知道,果然,这次上来的是两个,是他们这一批三十人中的头头。进了大帐给曹‘操’和众人见礼后,曹‘操’便问道:“这你们和二位将军一起……不知情况如何?”两探马虽说都是小头目不假,平时也不是没见过曹‘操’,甚至也禀报过曹‘操’几次,不过这次明显是自己主公主动让自己两人上来,然后问话,显然就是不一
 
    样儿了。知道是立功了,所以两人心里自然高兴,而且也确实是有些受宠若惊,其中一个赶紧说道:“回主公,这之前……”这个说完后,看着自己主公的表情,这时候曹‘操’是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很好!记下一功!”然后他让另一个接着说,第二个也知道,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,所以也是不甘示弱,“主公,这还有……”第二个自然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
 
    因此,在曹‘操’面前也是游刃有余,曹‘操’听得两人说后,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心说不错,如此一来的话,这自己自然是知道该如何了。当然了,别说是自己,还有荀攸程昱他们呢,还
 
   
 
    有那么多武将呢,他们还不知道该如何做吗?“好,你们下去吧,到时候一起受赏!”“诺!多谢主公!”两人齐声道,曹‘操’微微点头,对两人摆了摆手,那意思行了,你们都下去吧,两人马上就告退了。两人离开后,大帐中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主公,而从自己主公的表情中,却也并不难看出来,他无论是对夏侯渊、乐进,还是之前离开的两个探马,都是很满意的。
 
    而此时曹‘操’则对荀攸还有程昱说道:“公达、仲德,不知道你们听了妙才、文谦还有两个探马之言后,有什么想法?”对于他们那样儿的顶级谋士来说,曹‘操’心里还能不清楚吗,别给他们机会,别让他们抓住机会,要不然的话,可以说他们是能非常好的去利用机会的。
 
    毕竟他们可都清楚,机会可真是稍纵即逝啊,不要以为机会都会一直存在,那不可能。就比如说如今那个通往函谷关以西的路,如果要是被凉州军给知道的话,己方就半点儿机会都没有了。所以曹‘操’心里清楚,在荀攸和程昱知道这个事儿后,他们肯定就已经想出来办法了。
 
   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