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不过就算他知道了哪怕他并不想帮兖州军什么

时间:2019-05-01 12:28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他的出现,给了兖州军破函谷关的机会,凉州军也因此,丢了函谷关这个雄关。不过就算他知道了,哪怕他并不想帮兖州军什么,可确实,这个情况也不是他能决定得了的。还不是人家兖州军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,连小命儿都攥在人家的手里,还用多说什么呢?不过侯六显然是被兖州军的手笔给腐蚀了,至少他哪怕被软禁着,他也想这吃着羊‘腿’的日子,可真好!
 
    侯六被士卒带出了大帐后,曹‘操’对着众人一笑,说道:“各位,觉得如何?”第一个开口的自然还是程昱,“回主公,属下以为,我军破函谷关的机会来了!”曹‘操’闻言大笑,“哈哈——
 
    哈,仲德此言,深得我心,甚合我意啊,哈哈哈哈!仲德仔细讲讲,我军到底要如何做,才能破了这古今雄关!”函谷关的历史可真是很悠久了,所以自然是很有年头的雄关,这个曹‘操’当然不可能不知道。而且他以前也不止一次来到过这儿,更是多次经过这儿,所以还不了解函谷关吗。因此,这如今凉州军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,凭借着他们凉州军的战力,
 
    更多是靠着函谷关的天险,来阻挡着兖州军,曹‘操’不知多少次看着屹立在己方阵前不远处的雄关,他就只能是望关兴叹啊,没办法,你破不了函谷关,就只能是在这儿这么叹气。说起来不管是吴懿也好,还是那个谋士黄权,哪怕是后来的马汉,他们三个就算是捆一起,曹‘操’也没觉得有什么厉害的地方。至少己方的将领,别说是夏侯惇夏侯渊,就是乐进,带兵打仗的能力也比他们随便一个都强。;<!--36550+dsuaahhh+35333012-->
 
 
第八〇八章 兖州军破函谷关(三)
 
    这就是曹‘操’认为的,可是他确实也不得不承认什么呢,就是哪怕乐进都比吴懿了、黄权还有马汉之流带兵的能力强,可自己却也不得不说,凉州军的战力,加上雄关,就足以阻挡了己方这么久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.访问:. 。当然了,吴懿他们几个也确实是卖力,听说函谷关内还有个年轻人叫彭羕的,四个,可都是出力了。是啊,不出力的话,还能挡得住己方强力进攻吗?曹‘操’虽说在心里也
 
    承认凉州军士卒的战力强,可强是强了,但是他也没认为兖州军和他们有多大的差距,尤其是在己方比他们多了好几倍人马的时候,这个优势,如果没有函谷关为依托的话,他们其实并不是说太过明显。而此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程昱就知道,显然自己主公也是如此想法,说起来这自己也不是不清楚自己主公的意思,所以程昱还是说道:“主公,属下以为,
 
    如今我军已经有了另一条通往函谷关以西的路线图,不如先派遣探马前去探路,然后……”
 
    程昱这时候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,对他来说,这自己主公估计也是这么个想法,不过就是
 
   
 
    想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罢了!曹‘操’听了程昱所说,他确实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听过后,他是问了比价木讷的荀攸,“公达,你觉得仲德所说如何?”荀攸一听,便说道:“主公,属下附议!不过其中……可以……如此的话,想来更是事半功倍吧!”荀攸毕竟是天下顶级的谋士,而且比较擅长军略,所以对于探路这样儿的事儿。他也是比较有研究,所以确实补充了关键
 
    的一点,让众人觉得,还别说。公达先生这么一说,好像是更妥帖了,众人是心里佩服。曹‘操’则是手拈须髯,哈哈大笑,“好。仲德和公达如此一说,不知道各位都如何以为?”众人自然是都点头同意,齐声道:“我等附议!”“好!既如此,那么夏侯渊!乐进!”“在!”“属下在!”两人赶紧出声,知道自己主公叫自己大名儿,那是要动真格的了!所以两人可不敢
 
    怠慢,曹‘操’微微点头,然后说道:“二位将军带着我军三十探马,带上那路线图,前去探路。务必要把前方之路探明,然后我军好通行!”“诺!!”两人是齐声应诺,知道这是自己主
 
   
 
    公‘交’给自己两人的众人,至于说夏侯惇,他确实不太适合去做探路这样儿的事儿。就说他那个急脾气,别说人家真要是有个什么埋伏的话,他肯定中计不说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就算是没有,估计他都可能造成不小的动静,给敌军引来!所以只有夏侯渊这样儿的将领,和乐进这样儿步下大将。比较适合去做,夏侯惇不适合。夏侯渊和乐进领命后,便去准备了,毕竟这事儿也不是说一
 
    下就能成的。两人还得去找探马,然后一起去探路。不过曹‘操’认为,这事儿‘交’给两人,那就是手到擒来,别说不是敌军之计,就算是。他也相信夏侯渊和乐进没什么事儿,不过那些探马吗,自然就是回不来了。但是曹‘操’对此,确实也没有什么遗憾伤感的,这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,不要因为这么一点儿的损失,就觉得如何如何,要是那样儿的话,真全军覆没了,
 
    你还没法活了?显然那绝对不是曹‘操’的‘性’格,说起来他觉得,要是用几十探马,能探查出是凉州军之计,那么说实话,这些人牺牲绝对是值得的,正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,来验证了这个路线到底是如何的,所以值得。要不然的话,只可能牺牲更多,所以曹‘操’有什么不让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夏侯渊和乐进离开大帐去点兵了,曹‘操’之前也叮嘱了他们两句,这最后才放他们离开。等两人走后,曹‘操’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虽说妙才和文谦带着人马去探路了,但是如今这咱们进攻函谷关,却还得日日进行下去,不可松懈!”结果曹‘操’这边儿刚说完,程昱赶紧出言道:“主公,不可!”曹‘操’一听,心说怎么回事儿?不过仔细一想,这仲德既然是这么劝自己,
 
    那么肯定是有问题啊,所以赶紧问道,颇为疑‘惑’地说:“仲德何意?”程昱闻言便说道:“主公请想,如今那个侯六已经被我军控制,软禁了起来,所以不必担心其人如何,至少是不会从他那儿走漏消息!但是函谷关内的吴懿,虽说是个武将不错,可终究是有些头脑,所以不可小觑!更何况关内还有黄权这样儿的谋士,有彭羕这样儿有些谋略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众人也都赶紧齐声道:“请主公三思!”不是他们不想进攻函谷关了,实在是有了更大的风险,吴懿他们虽说并不一定知道夏侯渊和乐进去探路了,但是少了两个人,他们难免会往其他地方想,所以对己方是大为不利。至于说己方停战,这其实没什么说的,很正常,这凉州军会认为己方要休整一下,甚至在想什么对策,计策,来破函谷关,因此,众人是赞
 
    同了程昱所说。而反对自己主公的话。曹‘操’一听,还别说,这程昱的话,还真是有道理。自己之前却是没想那么多。自己所想不过就是,这要是停战的话,函谷关内的人一看,己方迟迟没有动作,会不会有其他想法?可是自己却是忘了。这如今夏侯渊和乐进都离开了,他们肯定是不能上去带兵攻关了,所以万一吴懿他们从这上看出来什么,己方不是更被动了?
 
    因此,他是赶紧点头同意了程昱还有众人所说,心说,还是众将看得明白,而且所说不错!所以哪怕曹‘操’的话被众人给否了,可他也没有太多的想法,只是还是说道:“不错。←→ㄨ79小說网各位所
 
   
 
    言甚是,当得如此,我军从即日起,便停战!”“诺!主公英明!”众人自然是乐于如此,确实不是他们不想,实在是风险不小。至少停战之后,风险能减少点儿,虽然也是有,但是肯定比不停战继续进攻要强。所以就连夏侯惇这样儿的,本来也还想带兵攻关。可为了大局,他也是不得不随大流了。曹‘操’看着众人是点点头,他也清楚,其实众人所说确实不错。而自
 
    己也不是个就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主公。当然了,曹‘操’却是还没想,这是因为本来事儿也不算太大,而且众将一开始就给曹‘操’劝住了,他和众人所担心的都一样儿,因此曹‘操’自然是没有固执己见。如果要换成是其他时候。那可真就是不一定了,至少曹‘操’还能不能这样儿,确实也不好说。毕竟曹‘操’有时候也是很坚持自己的意思,谁劝也不好使,要不他能败那么多
 
    次吗?可以说有时候,还就是不听人劝,他那才败了,要是真是“听人劝,吃饱饭”,这样儿的话,他就可能能败得少点儿,不是吗?所以像如今这样儿的情况,也确实是不常见的,所以不容易啊,众人心说,这主公要是一直都这样儿的话,那就好了,只是可惜,可惜啊!
 
   
 
    兖州军停战了,当吴懿他们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,还有那么一丝惊讶,确实,他们也想不明白,这兖州军到底为什么要停战。虽然这个时候,谁也不能确定,这兖州军再进攻,就一定能破了函谷关。但是显然,你不去进攻,那肯定是攻破不了雄关就是了。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如今形势早已在兖州军那儿了,是人家占优,而不是凉州军占据着优势了,这个
 
    却是半点儿都没错。所以吴懿他们将心比心,如果自己是曹‘操’的话,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休战,毕竟谁也保证不了,也许再进攻一日、两日……甚至再多几日,这关就被破了,这个确实不是不可能的。当然了,也许再多个五日十日,最后也破不了函谷关,这个也不是没可能,所以是谁也说不清楚,可兖州军如今不明不白的停战,确实是让吴懿他们几个心里打鼓。
 
    几人在会客厅中,是不约而同地对视了几眼,可以说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是想到了,莫非兖州军有什么动作了?是要出什么计策破关?要不然的话,怎么会有如今这事儿?到底是怎么
 
   
 
    回事儿?此时还是吴懿第一个开口了,“各位,这如今兖州军反常之举,不知各位都是什么想法?”虽然吴懿他也有自己的看法,但是显然,他还不准备先说,那意思先看看其他人是什么想法。结果吴懿话音刚落,年纪最小的彭羕出声道:“三位,这正所谓是‘事出反常必有妖’,就曹孟德那样儿的人物,如今能在他们兖州军占优的情况下下令休战,显然这其
 
    中必然是有我们所不知道的!”彭羕这个时候是比较肯定,显然他虽然是不知道具体到底因为什么,兖州军就没征兆地休战了,可他确实是肯定,其中肯定是有事儿,不过自己等人不知道而已。要是知道了的话,估计也许会有大用,不过确实不好猜测,到底是因为什么!
 
    听了彭羕所说,吴懿、黄权和马汉三人是微微点头,确实,他们都同意他的说法。不过吴懿还是问了一句,“那么依永年来看,这曹孟德兖州军到底是打什么主意?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,要不然估计也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